腾博会软件·郑莹:每一笔投资都是自己的“信用杠杆”

2020-01-11 10:43:03 百家乐网 admin

腾博会软件·郑莹:每一笔投资都是自己的“信用杠杆”

腾博会软件,5月26日消息,由喜牛私募基金孵化器主办的2018喜牛孵化器全国巡回主题讲座——私募创业与成长,第一期主题为“如何获得机构资金青睐”的活动于5月19日在厦门举办。上海喜牛私募基金孵化器创始人郑莹从私募机构的角度,详细描述了专业合规的私募公司应该要达到什么样的标准。投资业绩不仅要良好,而且需要有一个比较长时间的积累。公司层面,也需要有合理、合规的架构体系,完善的公司制度。

对于私募行业的蓬勃发展,郑莹表示了自己的感慨,她表示私募行业这十年增速很快。“从十多年以前整个行业规模4000亿,到现在已经有12万亿。”她表示,私募行业大浪潮的到来会带来很多社会发展机会,创造很多就业机会。

郑莹分享了她对于私募基金孵化器的理念,她认为,一个人从开始接触投资,到他能够有一个成熟的投资体系,到他能够把这个成熟的投资体系变为一个可以不断持续地去盈利,并且能够适当地对抗风险,在市场上被检验有效的体系,能为自己赚钱,能为更多的客户赚钱。这个过程它其实是有一套方法的。

在如何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这个问题上,她认为重要在于要去定位自己,定位自己的投资策略,让它在市场上进行验证,“你的策略应该怎么定位,后面你的机会来了,你应该怎么样和渠道去进行沟通,怎么样获得资金,以及后期通过你的策略验证,获得更多的资金。”她认为作为每一笔投资都是自己的“信用杠杆”,别人“通过你的投资,通过你的策略,通过你最终的成绩”来了解你、信任你。

在提及投资能力的时候她着重强调了投资心态的管理,“有时真的不是技术干掉了自己,真的是心态干掉了自己。有时一下子迷糊了,就忘记了投资本身为了什么,或者说我做的结果是为了什么。比方说我们在认定一个策略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太在意它的策略回撤或者是短期的业绩表现,还是说我要聚焦在这个策略的偏离上,或者是聚焦在策略能力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以下为演讲实录:

非常感谢各位朋友们能够在这样一个周末的下午,来到这样一个会场,大家一起交流。这让我感觉,首先我觉得福建的朋友都是心怀梦想的。因为在我们投资的领域里边,在我们做二级市场的每个人的心中,都应该是怀揣梦想的。你进入的投资这个领域,想在这个投资领域里面成功,要付出非常多的时间、精力、很多成长过程当中的酸甜苦辣。但是为什么我们可能会被市场给教育?会被我们自己操作当中的这些东西给有时感觉特别痛苦、沮丧,我们还是能够不断不断在投资当中前进呢?我觉得没有什么别的原因,是因为这个市场非常有吸引力。而且我们坐在这里,也是觉得我在这个环境当中,我心怀梦想,所以我一直能往前走下去。

今天我们的这个主题“私募基金孵化器”,这是一个比较新的概念,但实际上它也是非常实实在在的一个东西。大家可能会听过很多产业孵化器,比方说孵化一个什么科技的项目,孵化一个什么实体的项目,为什么我说我们私募基金也有孵化器呢?因为每个人从开始接触投资,到他能够有一个成熟的投资体系,到他能够把这个成熟的投资体系变为一个可以不断持续地去盈利,并且能够适当地对抗风险,在市场上被检验有效的体系,能为自己赚钱,能为亲戚、朋友赚钱,甚至扩大,能为更多的客户赚钱。这个过程它其实是有一套方法的。

我从个人一路一路走来,尤其是加入从容,它是一个私募的创业过程到成长过程。包括在这之前,我对公募基金的体系非常熟悉,所以我也清楚地认识到很多个人投资者和机构投资者其实最大的差别,不在于智力上的差别、知识背景上的差别,而在于这一套训练的方法和体系。所以我才说其实这个投资成长的过程,它也可以把它类比为一个孵化的过程。

每个人其实都会有自己的理想,每个人想说“我想做成一件事,那我就要把这件事情去好好地研究,研究完了以后我就要去做”。喜牛可以说就是我想去做的一件事,我的整个团队想去完成的一件事。

我们关注的其实也是私募行业,我们今年定的主题叫做“私募的创业与成长”。这也是我过去十来年的一个亲身的经历,也是我对整个行业的看法。这个行业虽然已经经过了大概十年的发展,它的规模从4000亿,现在也有12万亿。我们在这个行业里会发现很多人都在这个行业里面成为它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做投资的人,我见过很多我做投资的朋友,不管是08年我们在共同讨论灾难,还是09年我们迎来了金融危机之后的牛市,还是后面市场不断地起起伏伏,我都看到我们的很多朋友都成为这个行业的受益者,成为百万、千万甚至是亿万富翁。同时也有这个行业产业链的成熟,也带动很多行业的发展。比分说第三方理财、私募服务等等。一个行业的发展的趋势是很大的。我自己的感觉,过去十年,从4000亿到12万亿,我们是第一批的受益者,那这个行业是不是已经到顶点了呢?其实远远是没有的。也许它会从12万亿上涨到120万亿。我们做到今天的时候会觉得这十倍的增长会不会有点夸张?我想告诉大家,其实我们在07年底、08年初的时候,我们共同从公募出来创业的那帮人,其实坐在一起聊天、座谈,我们会说当时我们4000亿,我们什么时候这个行业有一万亿,可能日子就会更过,大家想到08年日子不好过。但是谁会想到其实十年过去,它已经变成12万亿。所以,从12万亿到120万亿真的那么难吗?也许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难。

作为我们每个人深入其中、参与其中,你可以想见这么大的一个浪潮,如何定位我自己在这样一个大浪潮、大趋势当中获得成长和发展呢?其实我们每个人只要想进入这个行业,不管说我将来成为所谓的百亿、千亿的管理大佬,还是我进入这个行业,把我的资产打理好,踏踏实实获得一份投资给我带来的回报,我觉得都要开始思考这个问题。

所以,我们的第一步就想,如何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当然它有几个主题,刚才我们的主持人张静文已经说了。为何我们要从这个主题开始呢?

因为我在过去十来年的创业过程当中,我觉得对于一个私募基金来讲,我遇到大量大量的人,其实给我的一个很大的提问是“我做了好些年,但我一直没拿到钱。”我想说其实这个行业就是金字塔,不管你是看美国还是看欧洲,还是看中国这十几年,它是强者恒强。也就是你在头部,拿到钱的几率就越大,大型的资金给你钱的机会就越多。但是整个行业,我刚刚初创,是不是就没有机会呢?不是的。我在喜马拉雅上有一本书,叫做《富可敌国》,你去看美国的成长史,并没有说这个行业是封闭的。它是一个高度竞争化的行业,当中有很多机会。也许你没有机会一下子就成为一个所谓的百亿、千亿,但是你必须在你所在的这种阶段和平台上做到最好。

我就举个例子,比方说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赚了40亿美金的鲍尔森,他是看到次贷,所以下注了以后获得收益的。但你去看它的历史,你发现它做了一个小的私募基金公司,做了十年,它的资金规模没有太大的扩大,但是它的策略、人员在不断地成熟。经过08年之后,它的机会到来了,然后它一下子增长得很快。你回头去看中国的市场,我也发现,其实有很多人,他可能在你认识他之前,他已经有很长时间的积累,不管是因此的积累还是团队的积累,还是投资方面的积累。但是等到他有机会的时候他就可以上。这充分给我们一个说明是什么呢?这个行业不缺乏机会,市场也不缺乏投资机会,资金正是会追捧在那些机会当中展露了你真实能力的人或者是你的策略。但是我们一开始如果没有做好这个准备,即使天上掉馅饼、掉金子,其实你也接不住。

所以,今天我们在讲如何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更多地是从现在开始定位自己,把自己定位说将来一旦有机会,我就能上,这种机构或者是这种投资方法,或者是投资策略。

其它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去谈,这是我们在过程当中非常亲身的一种感受。你的策略应该怎么定位,后面你的机会来了,你应该怎么样和渠道去进行沟通,怎么样获得资金,以及后期通过你的策略验证,获得更多的资金。我把它形容成一个词叫“信用杠杆”。我经常说你在做交易的第一天,你下单的第一笔数据就是你的信用杠杆。为什么呢?因为我们将来要扩大自己的资金规模,或者获得更多人的信任,你不是靠你嘴巴一个一个地去讲,你越成功,可能越是给你投资的人,他都不认识你。但是他通过什么来了解你、信任你呢?通过你的投资,通过你的策略,通过你最终在策略上反映出来的成绩。所以,我们的每一笔单都是我们在做自己未来终身投资的信用杠杆。所以,在这个过程当中会衍生出很多很多的问题,你的心态、你怎么样去看待你所呈现出来的东西,呈现出来的业绩曲线之后的每一笔对应的数据等等。

这是一个很大的话题,这在我们的训练班里,它会信息不断地去解剖,我在这里不多说。

总之,如何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其实是我们每一个人做投资,哪怕我将来我不打算接很大的什么银行的钱,我做好自己投资的时候,都应该有对自己一个非常清晰的定位,必须要怀有梦想,你不能够说我的梦想设计在山脚,我的梦想应该设定在山顶。山顶的风景和山脚的风景永远是不一样的,不管怎么样说我们都应该向上攀爬。

我讲一下我的个人经历,非常简单,过去刚毕业的时候,我有挺长时间对流程化、对体系化管理的经验。后面加入了从容以后,我是做私募基金第一批的老人,我不敢说我有多少头脑或者背景,或者说这种资历,我只能说真正参与这个行业来说都是幸运者,在这个行业里面活下来了,然后见证了很多行业市场的变化、市场风格的变化、政策的变化,不断地去进化自己的策略和工具,所以才成为今天的幸运者。

未来十年我想成为一个更大的幸运者,不管是在私募行业里面去继续在投资的道路上、在基金的道路上做好,还有在私募整个行业当中,在细分产业链当中,我也希望能够把一个细分的产业链当中的一环去把它做好。虽然前十年很幸运,但是我希望在后十年,通过我的努力,在这样一个朝阳的行业里变得更幸运。我也希望我们所有的朋友们都加入这个朝阳行业里,变得一起非常非常地幸运。

在这里我就想通过孵化器,我们设计了四个步骤,来说明一个人他在投资当中会有几个成长阶段。不一定每个人都会顺着这个成长阶段去完成,但是我觉得这是我总结出来的而且是非常经典的,他就是这样成长的。

当一个人开始进行投资的时候,比方说我不管是在大学里投资,还是说我开始开了一个证券帐户来进行投资,很简单,第一步好象就是开始了一个梦想的种子。这个时候很多人可能比较随意,或者说我可能是一种爱好、一种冲动。这条道路实际上是一个专业化、系统化的投资成长的道路。在我们盘来,你的第一步,不管你做什么样的交易尝试,不管你做什么样的思考,你首先要明白一点,就是我必须找到我是谁,我擅长做什么,我想做什么。当然你可以有很多交易的试错。我举个例子,比方说我们有一位基金经理,有20多年的投资经验。他说在我成长的道路当中我什么都试过了,他说我还试过当日的高频交易。我拿一笔钱,天天试,天天试,我想知道这样的交易是怎么回事。他说试了一段时间之后,我发现我如果没有70%的胜率,我就死路一条。这是他的一个尝试。还有很多很多,他都试过,最终他不断不断地去确立,他现在的策略很清晰地定义出来,我就做科技成长类的投资企业。所以,他对这一块每天都在研究,研究得都很深入,他已经放弃了比如说像周期、银行等等。

我想说的这一点是,当我们开始进入投资的时候,最重要的是找到自己的擅长点。换句话说,找到你的策略定位。你把自己定位在我擅长什么,然后我未来想专注往哪个方向去。当然我可以加很多投资工具或者投资能力,往上去叠加,但是你必须有一个起步的起点,这就是我们的投资成长的第一步。

第二步,你必须用这种方法不断地在市场上验证。因为市场是瞬息万变的,比如说我看很多做多头,做价值的基金经理的策略。你能说他的策略在过往十年当中年年都有效吗?很多时候也是无效的,或者说也是要经历困难的时刻。在这个过程当中,实际上他们要反思的问题或者是总结的问题是两点:第一,我的策略在什么样的市场上有效,什么时候会出现这样的有效市场。在无效市场当中我应该干吗?所以,在这个情况下你会发现,有的人在无效市场当中他做的是防风险,也有很成功的。比方说像星石,它在08年的时候当中,它实际上在没有新策略开发出来之前,它做的最成功的一件事就是防风险。整个08年,不仅没有下跌,还有大概1%的收益,所以当年是全国冠军。所以大家知道第二年他募集了几十个亿。这不一定是说你拼命地去想你怎么样去获得收益,你更重要的是“我是谁”、“我在哪儿?”、“我和市场的关系”,以及“我现在应该做的事情是什么”。第二步就是在市场当中不断去验证,因为市场每天都在变,风格也在变。牛市、熊市、适合你、不适合你,你通过这种验证,不断地再回到第一步去进行优化,去参考。

第三步,我有更大的梦想,我不仅满足于把我自己的钱打细好。我觉得到第一步、第二步不断地循环,你真的可以把自己的资产打理好,真的可以找到一条说,我不用那么心慌,不用一听见什么黑天鹅就很慌乱。但是到了第三步你可能就有一个更大的梦想,我特别想把我的这一套投资理念放大,看看我的资产管理规模能不能放大,能不能让更多的人受益。你看到很多私募基金,这几年几万家注册,很多人还要再想说我要进入这个行业。这个行业的竞争是很激烈,但是这个行业的钱也多,它并不是说你进了两万家、三万家,这个家的资金供需就枯竭了,不会了,只会说你真的进来了,如果你有优势,你还是能够获得成功的。

所以,第三步的话,我们就不是第一步、第二步的策略定位和策略验证了。第三步是你策略放大的这种有效性。因为当你放大的时候,你会感觉到,我从来都不认为管一百万跟管一千万中间的差距会太大。但是一千万跟五千万、一个亿,那中间的差距太大了。一个亿跟十个亿、一百个亿,那差距就太大太大了,你所思考的角度、维度,以及你所想呈现出来的东西是完全不一样的。这在第三个的过程当中,其实是放大你能力的边际。第一步、第二步其实是划好你的能力圈,比如你找到我不应该做的、应该做的,去改进,找到一个方法。但是到了第三步,你就应该去做加法,去叠加,你还能做什么,你还应该考虑什么,你还应该去增强什么。

我在上个月26号的时候参加了东证的《寻找私募生力军》的时候,我做训练导师。当中去年的公募冠军林鹏做了一个分享。他当时就说我今天不讲策略,也不讲我的投资理念,也不讲我的成长,他就讲他是怎么从一个研究员,然后到管专户,只管1500万,然后再到管3个亿、6个亿、10个亿一直到今天管100多个亿。他在这个过程当中,由于他的环境,给了他这样的机会,他反过头来促使他去想,我的选股意味着我要怎么去调整,我的持仓意味着怎么调整。最后他还讲到他跟一个客户的关系,他管专户的时候可能重配、波动,他就觉得我很完美,我所有的操作都可以解释。他说当时他有一个大概2个多亿的专户委托给他,他的波动率就比较大,客户就来找他,他就很好地给客户解释他的持仓、他的选股,他解释得非常详细。他说客户听完了以后就跟他说“嗯,挺好的,我也觉得你讲的我都很满意”,但是他转头就接到他老板的通知,就是说这个客户要赎回。他当时就很蒙,他觉得我对我的组合这么确定,事实也证明我给你讲的这些组合最后都还是回来了,还超过了之前下跌前的新高,为什么你还要赎回呢?后来他就开始反思想说,出去我管理更大的资金,那么可能我面临的客户和面临的需求都是不一样的。这篇专访建议大家也可以找来看一看,也是非常有趣的。我坐在下面,我觉得跟我的内心看到的,还有行业成长、成熟的步骤是长相象的,就是一个人一开始只专注在我的投资能力,再专注到想我投资应该如何放大,应该如何扩大他的信用程度、影响力,然后进一步再把我的投资边界再放大,再提高。他的能力就是这样一步步被迫去提高的。

第四步,就去创业,开一个私募基金公司,这时打的就是品牌、团队合作、运营、维护。这个世界上没有哪一个觉得我投资做得好,所以我就肯定在这个行业里面成功,这是不一定的。所以,到了第四步,必须是有战略合作伙伴,必须有人帮力,一个好汉三个帮,在我们私募基金行业也是一样的。

在这里我就想说,其实所谓的孵化器的四个阶段,也就真的是一个人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成长的四个阶段。

在这四个阶段之中,比方说我现在作为一个个人投资者,或者说我作为一个想把我的投资能力放大的人,我觉得他没有什么太多可巧的东西,基金经理和个人最大的区别,我反反复复说,这是我创建喜牛的一个基础核心理念,就是人和人一开始的差别没有那么大,不是在智力上的差别,不是在学历上的差别,不是在对世界认知上的差别,而是说他没有向一个环境去持续发力。比如我在实际企业里面,我做到一个很好的位置,这是我十几年来奋斗的结果,我付出了时间、精力和每天每天的努力。但是一个做投资的人,他可能在自己的岗位上,他在一个专业机构化的岗位上,他也每天每天在努力,也付出每天十几个小时的努力。方向不同,最后得出的专业性的方案就不同。如果我们作为一个投资人的话,我想知道我有什么办法能够把我的投资能力变成是可持续化、可长期提升的呢?其实我会通过这一套方法,在机构化、专业系统化训练当中的方法copy到我们的系统里面来,基本上它会有几种,像我们作为机构,研究员进来肯定要学理论的,比方说行业或者是宏观基本面,少不得都会丢一些上市公司的模型让你去做。可能一开始就做好几年的基础案头工作,你会熟悉所有的公司,对所有行业里面的一致性看法。这个就是属于理论和学习。理论学习肯定在我们的投资操作过程当中会有很多法则,它会要求你这样做或者是那样去做。但是一开始在研究的岗位上是接触不到的,我这了讲的是做投资、做基金以后的这些,或者是从作为基金经理开始的。你肯定会接触到基金合同,或者说肯定会接触到一些假定要素,它会明确地告诉你哪里会止损、投资范围在哪里,它会非常非常地严格。有的时候大家可能在自己的投资环境里边想象不到,为什么到了基金净值0.95的时候就要求我降半仓。其实很多合同层面都会有各种各样你想象不到的要求。

所以,第一个所谓的理论是你要学习自己的投资策略的优势的定位理论,同时你要了解在行业里你所要面临到的很多的周期。

第二,实践。就像我刚才讲的,在林鹏的投资当中,他认为是实践。再回头看,我当时设定的我的投资方式,它有什么偏差,有什么方式要改。最后其实你看,指导的话,他有周围的基金经理,有业务对他的考核,有这些规则上的要求,他最后都会回到说我通过这些方式,改正我策略上的优化点,最后是一个考核。考核有很多种,比方说对于一个基金来讲,可能我的考核就是我的排名业绩怎么样,同时对于我们私募来讲,除了排名业绩以外,其实我有一个重大的考核,就是我能不能进白名单。其实每一个机构在争取进入白名单的时候,都是一次生死考验。比方说越大的基金机构,在对你进行考核的时候,基本上就决定了你能从哪一个资金级别上升到更高的资金级别。所以说考核真的不是一个单纯的考试,也不是一个单纯的说资金收益率的问题,它是对你所有的项,你现在要进厦行的白名单或者怎么样,你把所有的资料要全部上传,它要一个一个对照分析,然后向你提问等等等等。所以,我有时在想说,我们感到很奇怪的考试就是考核,最终的结果就是考核。其实在投资的过程当中,市场还有包括自己,还有包括业务,每一天其实每时每刻都在考核。

最后,交流。交流是非常重要的,能知道我自己的思路在哪里,别人的思路在哪里。我通过别人的思路,不是我就采用他的思路,而是让我看到另外一个视角。

基本上通过这样几个方式,实际上它是一个循环,不断地把自己的投资去思考、去考虑。

从容的宏观策略,其实也是遵循这一套方式,在股票多头的基础上发展出来了新的可投资的品种,然后叠加上去,然后出现的策略。

我们不仅仅只是一个孵化,但是我觉得投资只跟你讲理论是没有用的,讲来讲去最终是不能得到最终的验证的。所以,我们在孵化基金当中很讲究实战。你的实战不是我教你去看一个K线,或者是教你去做一个资金的线就完了。而是说不管用什么方法都可以,你用刀、用剑、用枪都行,但是最终你要落实出来你这套方法是不是今天可以用,明天也可以用,然后你用的时候是不是还可以叠加出更高的可能性的技术出来或者工具出来?

所以,我们在做的过程当中,不仅有按照基金操作的专业的模拟盘,  我们还有我们的MOM基金。我们的MOM基金很有意思,我给它取名叫喜牛冲(音),我会觉得都好象一个一个的投资策略被确立下来。被确立下来以后你就要真实地在市场上去验证你的策略。它是怎么个验证法呢?人其实在投资过程当中有一部分是你的投资技术决定的,但是还有很大一部分是你的心态决定的。你的心态受到市场的影响,受到你管理资金波动的影响,很有可能你的策略就变形了。但一个好的投资人,他其实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不断地要修正自己的,然后去理解说我相信我自己,然后我也觉得这套方法在避险上、在进攻上都有它的特点,他就不会太多受到市场的影响。在这个过程当中,你跟他说是没有用的,一定要通过投资的整个过程来实现、来验证。

所以,我们发行的春华MOM基金(音)   是专门投给我们觉得策略定位以及成长潜力,还有包括策略比较有效的我们评估出来的人员。

春华MOM基金的过程当中,我们会非常重视它在整个策略当中呈现出来的心态,还有包括它的成长潜力,他能不能主动去思考。后期我们会顺着春华的MOM基金,会发行我们自己的秋实FOF基金。很有意思,春华秋实。这是我们在两三年前已经设计好的品牌。现在春华MOM基金差不多已经有十位基金经理,后续我们可能会增加到二十、三十,或者更多,我们会出现秋实FOF基金的……(34:38)

我们走的这一套其实是美国比较成熟的FOF体系,叫做内部管理人体系。内部管理人体系就是你从一开始的第一笔交易数据就在我这儿,我对你长期认识、了解,然后不断地跟你一起共同地成长,策略的成长、人的不断成熟、成长。接下来可能过一两年我们再到厦门来,就会介绍我们的春华MOM和秋实FOF基金。我们所有的成长道路,我希望都是在我们孵化器里定义的。

对于我个人来讲,过去我是私募基金的管理人,现在我是孵化器的管理人。同时我也是机构基金的眼光。因为我们以前一天到晚被机构选择、挑选,给你做尽调,给你做白名单,我还一天到晚飞北京金融街,大行都在那儿,去做路演,去讲。我非常清楚机构资金的评价角度,也非常清楚作为私募基金你是怎么去做的,跟机构资金的关系应该怎么去应对。所以,我做的春华和秋实的MOM基金和FOF基金,真正把大家的策略,和在市场上能够实现的这种扩张化的,把它对接起来,用真实的操作环境把它对接起来。

我们的合作伙伴其实有几波,在这里我不多讲了。

今天我就从四个角度来讲如何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这也是我们在过去十几年当中,其实每一家私募基金都会想去争取机构资金。为什么?可能做个人投资也很好,高净值客户也很好,但最终你会发现说机构资金加入这个行业,才是整个行业爆发性地增长。美国也是一样,当捐赠资金加入美国的对冲基金以后,他们原先200亿的私募基金、对冲基金,都是很大的基金,当时80年代的时候只有3家基金,一家是索罗斯的量子基金,一家是老虎基金,还有一家我有点忘记了,可能是双喜公司。

那时候200亿是很大很大的,但是你现在过去看美国,其实它都有上千亿的对冲基金。在中国2008年的时候,我们发产品,发了一点几个亿。那时大家都觉得,哇,通过信托能发一点几个亿,好厉害。但是到09年的时候,招行进入了这个市场,它一只产品就能发十个亿,大家就觉得4万亿到12万亿是怎么来的。

现在机构资金肯定是成为私募要争取的主流资金了。我们从机构资金的角度来看,我们需要做什么?不管是未来我们上市公司的资金也好,还是保险的资金也好,还是各种各样渠道过来的资金,机构资金的标准已经成为一种行业的通用标准。有可能你会觉得这个钱过来,它对我的评价标准是怎么样的,大家已经被这个标准统一了。所以,你在这个行业其实是非常需要你了解这个行业的标准在哪里,这个标准和这个策略才能够结合得相对好一点。大家听我这样说,千万不要误会我只有一种方法。不是的,我在反复强调,大家千万不要认为没有回撤的、稳定上升的、很平稳收益的是不是就是最好的?我在这里只能说这个世界很大,机构资金也很多,并不是说回撤只有10%以内就是最好的。有的时候可能回撤15%、20%甚至30%的基金都是好基金,因为你要拉长看它的波动收益的配比。所以,千万不要因为说机构资金的青睐,就把自己给标签化或者狭隘化了。在投资这个圈子里面,我要提醒大家的是,千万不要标签化,或者是千万不要视角的局限化,最终定位到你自己,你擅长做什么,你能够有把握把哪件事情做到最好,应该朝这个角度去发挥。

所以,公司的自我定位是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的第一步。为什么?因为在投资的行业里,比方说我要筛选的话,你会看到公司真的很多很多。我记得前几年有碰到基金的人就跟我讲,郑总,其实我有点疑问,我真的不知道A+B到底和A+C的区别到底在哪里。因为他可能同样是多头,或者同样是一种类型的策略,那么你怎么样做公司定位?怎么样让别人了解你、相信你?我觉得这可能是我们在公司定位上特别特别重要的。你不能靠你说我这个策略年年都是第一或者是年年都是最好,而是说你在公司的定位和你的策略定位上,你要有自己的风格。

我们看看会是哪几个点。

第一,投资策略。每一个机构或者是每一个要为你提供资金的人,首先第一个要关注的肯定不是你的业绩曲线,那是你在销售的前端已经被策略定位之后去进行销售包装的时候用的。所以,你要真正地去看,首先他们要做的是投资策略的定位。你是谁、你的这个投资策略呈现出来的结果是什么,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你这么做以后风险在哪里,你的团队能不能支持你把这个策略计划扩大等等,或者你的风控,所有的人都会关系到、问到,职责都会确定到。所以,这也是我特别关心的问题,就是你今年的成功并不代表着你明年可能成功。你今年的失败,也不代表着你明年就会继续失败。但是我们要分清楚成功和失败的偶然性和必然性。所以,这个过程当中投资策略是第一位的。我们经常会让大家说,你现在坐下来,用几个点来描述你最擅长的投资理念或者是投资方式,然后你通过你最擅长的,或者说我觉得最自带的东西,再把它定位成我一步步地操作,最后在执行当中,我如何去实现我最擅长的东西。如果你写得不完整,或者说你确实有很多模糊点的话,那你就要一步一步地去继续把你的这个投资策略给深化下来。其实不管我们做二级还是做一级,投资策略都是非常重要的。那我圈定我的投资领域,我看项目的领域,再看它的财务指标,它的很多很多东西就是我的投资策略。

第二步,你通过你的投资策略一定要有一个业绩曲线的风格,要展示出来。这就是为什么说,我们在国外通常对公开业绩曲线的要求是三年,这是通用的标准。但是在国内,我也可以说,这个标准已经被缩短了,大家都很急躁,他容不了三年的时间。资金的需求也很旺盛,大家都想投到最好的产品当中去。所以,有时候在国内我们会看到一年期的业绩也是会被拿来用的。但不管怎么说,不管是三年还是一年,我们至少都要用这个策略划一条净值曲线出来,这是非常重要的步骤。

第三,能力与目标。这是做评估和平衡你的时候非常重要的一个点。比方说你的策略现在也说清楚了,你的业绩风格也说清楚了,结果也呈现出来了,我比较感兴趣。但是你是怎么获得你的业绩曲线的,你的这个曲线和你投资当中的每一笔交易数据能不能定位起来。然后在定位当中又会发现,你过往背景决定的,还是市场给你的机会?还是说你的团队当中有这样的支持?这就是为什么有的时候做大行的调研,或者是做白名单基金的时候,他们连一个公司的考核评估、业绩奖励、股权关系都要问到,包括基金经理的提成都要问到,他也会担心说我给了你钱之后,可能你这个基金经理就不在了,或者说你的团队就不能持续地在这个策略上去增加了等等。所以,能力和目标也是非常重要的。

还有一点就是产品亮点。这就是我刚才说的,其实同策略的很多,比如说我们现在跑100多个策略,你也发现同样都是差不多的策略,但是你会看到持仓也差不多,可能当中的股票重合度也很高,但出来的结果是差很远的。你会发现可能在个股的选择上有一个很好的票,大家都选了,但是买入的时点不同。买入的时点,其实在相同的情况下的仓位配比也不同。可能有的人在这个票上的仓位高,有的人仓位低。这些差异性不是说好坏的问题,而是说你最终通过这个差异性找到你在做这个产品的时候,你在做这个策略的时候,你真正和其它人不太相同的地方。这就是你的亮点。

优势与劣势。这一点也需要比较清晰。我们在定位我们的策略的时候,不会说你所有的地方都是你的优势。有的人可能选股可以,但是择时真的不行,而且也不擅长。假设你要通过你的四种方式去获取收益,发现每次都是失败的。在这样的情况下,你认识到这个劣势,你通过一些策略设计或者是风险管理去规避掉你的劣势,然后再去发挥你的优势,这个我们觉得是非常认可的,而且是非常必要的。你不能说你一味地去展示你自己的优势。

再接下来是同类策略的比较,大家如果要接受资金的投资,肯定要被同类的策略比来比去。比方说从容在接受宏观策略评估的时候,它一定是要把市场上宏观策略全都拿出来跟你比一比。它比较的特点,还是回到策略和你的产品亮点上来。觉得说我特别看重你这个策略,你这个人在这个方面确实是有亮点的。那么再接下来就是拉长周期。所以说,很多时候大家会看到获得机构的资金青睐,并不是一年过这说我很快,一出来就能获得机构资金的青睐。很多从公募出来的,其实也是在公募的平台上积累了大量的客户资源和公开业绩,才有今天的成果。所以,在同策略比较的时候,人,还有包括你的策略在过去你说的你的优势区间和劣势区间当中是不是真正能表现出来。

基本上就这几点做好自我定位。其它,比方说公司团队的管理架构,包括我的办公场所,我不觉得这是我们特别大的一个重点。假如说你的办公室再漂亮,你的这些策略定位或者是这些内部的能力目标的建设没有做好,它也不会得到太多机构的认同。

还有一个就是标签。我们有很多人在开始做投资的时候容易陷入我对个股的看法,或者是我对短期市场的看法。这个交流是有必要的,但是大家通过这样的交流,其实很难去明白你的长期能力的优势在哪里。所以,我们基本上还是希望,在我的投资的过程当中,我能把我清晰的标签,尤其是特点的东西说出来。比方说在股票策略当中,我们有一个基金经理,他就是就做股票多头,与成长的公司继续成长。你再细看他的选股指标,包括估值,包括股价,你就谈得明白,圈定一个投资范围,他对财务指标和他对这个公司估值又有明确的指示,同时他认为所谓成长性的公司不是次新,也不是新的公司,而是已经定位是成长的一个台阶,到下一个台阶甚至再继续爆发的,这是他心目当中可以持续成长的。像这样的标签贴出来之后,可能在策略分类、策略定位,以及在未来获得更多别人一目了然地去了解你,去跟你合作的时候,是非常有必要的。

做好自我定位之后,优秀的投资能力,这里指的是你要把它展现出来。不能说我的投资能力很优秀,这是要通过给别人看才能知道的。给别人看,我自己把它做好建设,会有几个方面,我反复反复强调:

策略自身。策略自身越清晰,你能够经得起各种各样策略询问的考验,你的策略可以说就定位得越明确。优秀投资能力都是来自于一个完整的策略,并不是说来自于一个优秀的策略。这个策略适合你,然后在该进攻的时候你就是赚到钱了,在不适合的时候,你确实避险了,这就是非常优秀的策略,而且是适合你自己的。

策略成熟的年限,大家会看到在我们的孵化器里,我们很重视的一个问题是,你当前的策略比较成熟的时间是多长,是两年、三年还是五年?你现在用的这个策略,你觉得它开始成熟的时间有多长?还是说你其实刚刚开始,这个策略稳定下来。这是不同的,因为你刚刚稳定下来,可能还没有经历过你在这个策略上所经历的市场的冲击。

年线以及不同市场的综合情况。当中我要做一个宏观策略,我其中肯定有机构去做,肯定有债,加上各种商品。你在不同的商品环境下,或者是债的表现当中你做得怎么样,这就是我评价你的年线及不同市场风格情况下的策略表现情况。

指数和绩效。我们会把指数也拿来给我们做一些参照。其实优秀的策略,比方说所有的基金经理其实都是跑过牛市的,在牛市当中你千万不要说我要超越大盘。基本上我们认为你在牛市当中能够跟随,有一定的差异都没有问题。但是在接下来的熊市当中或者是震荡市当中,你要做的事情是避险。所以,这两件事情实际上是我们非常重要要去思考的事情。而不是我在一个市场上,我永远在努力,我永远在拼搏,这是不对的。应该说你该去考虑避险的时候,必须去考虑避险;你该去进攻的时候,不能考虑避险。为什么我们经常会拿指数来对绩效呢?也是说当前市场给你什么样的机会,你去抓住没有?或者说在你不适应的时候,你有没有意识到整个市场可能给你带来的风险。

同类策略。同类策略肯定是跟其它人也在同样的策略当中去玩,那你的亮点会在哪里?为什么我选你,不选他?都是同类策略,比如说像……(51:32)或者是重阳,都是股票多头,我为什么要互相选?也可以说我时间很久了,我确实收益率特征已经比较明确了,所以资金上对这两点说我没有什么特别的偏好,反正都卖。如果你已经700亿了,不敢再给你扩大资金规模,我就去卖另外的一家,都可以。

所以,同类策略,你可以说我一定要比别人亮点在哪里,也可以说我就在同类策略里保持我的风格,这也是非常重要的。

另外,奖项。虽然我们都不是学生,但是在这个市场上确实是有一些规则,让别人去了解你、见到你,你必须要会讲。比如大家知道的辰星、金牛奖,如果我们在这个行业里去需要进一步地发展,我们必须要去争取这些奖项。

这是一个还可以拿得出来的基金产品的案例。它是一个宏观型的产品,在这个当中,它其实是有好几个投资方式或者说有几个不同的策略部门去给它做支持,比如说股票部、债券的,还有做商品的。但是最终基金经理会把这些成果整合到一起。它最重要的是在什么样的时机情况下采用哪一个主策略给我带来的研究成果。我们看到从2012年开始一直到2017年,整体运行下来,它最大的特点、亮点其实并不在于说它的净值曲线在往上走,那是一个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它其实最大的亮点在于每一个市场阶段,它基本上都抓住了它在策略当中提到的和配置的方向的主流,抓住了以后,它获取的收益都还是能够达到它当初想设立的目标方向。所以,最终会产生这样的净值曲线,并不是他刻意做出来的。我们也会看到朋友说什么是好的净值曲线,我能不能对照这个净值曲线,我也去努力做。我也会说,这个问题好象很悖论吧。你给我看到一个很完美的净值曲线,通过努力就能做到吗?是不可能的。只有说我的策略是什么,我能不能在市场当前最大的机会下,然后我的策略应该抓住的时候,我把这一段完成了。

所以,大家可以看,其实2013年到2014年的曲线还是比较平稳的,2013年后面其实也有一些小盘股的成长,但是它并没有在这个策略当中去完成这一段,反而是在2014年以后,每一个比较大的投资机会都抓住了,所以呈现出这样的结果。

所以,最终业绩曲线还是策略的体现。在这个过程当中,避险也还做得还可以,并不是说这个基金的回撤很少,其实这个基金的回撤也在10%以上,它的回撤还是有的,我记得最大回撤,在股灾的时候是24%。所以,千万不要把回撤的比例,觉得越小就是越好的比例,那你可以去买固定收益了,可以去买理财产品了。如果我们到权益类市场当中来投资,一定要想做的就是风险收益比,我最终肯定是要获得一个长期收益率的。但是我在这个过程当中为什么这个基金很受欢迎呢?它在2012、2013、2014年,它的最大回撤比其实是在它相当净值的情况下才出现的,在股灾出现的。所以,那个时候客户并没有觉得很大的痛苦或者是恐慌之类的,所以这只基金后来也成为一个主策略基金,一直做得还是相当不错的。

通过这个基金,我想说的还是在策略定位最终呈现出来的结果上去下功夫。

对投资能力的分析会有几点:

第一,策略的一致性、有效性。你开始要建立一个自我的数据评估模型,就是我这个策略是什么样子,我在操作的过程当中跟我的策略有没有贴近,每日交易数据的分析、定期分析,大家现在都是要求得非常严格,所有的交易数据,从你自己这边要全部上传。如果机构觉得从你这边上传的数据还不足以去支持提供他分析,我们就直接要求你对应的券商,把你每天的估值表直接给我上传。上一次我们在上海站的时候是请的国富永金(音)的做交易系统和提供分析的负责人来讲的,他们就讲他们现在要求比方说做私募,做这种评估,你是把券商每日的估值表都给我传上来。传上来以后,可能我就做一键导入,导入以后,你的每一笔交易问题其实全都暴露出来了。所以,在这一块是自我对自我的评估和对自我交易的定位,需要解释得很清楚。你每一笔交易是怎么做的,你的理由是什么?但是我们有时候会觉得在投资的过程当中,我不想面对我的交易,会有这样的情况。我们想你还是要从策略的一致性和有效性上面来定位自己。

第二,选股行业的配置,那就是投资的有效性、能力方面的问题。

第三,投资心态管理。投资有时真的不是技术干掉了自己,真的是心态干掉了自己。有时一下子迷糊了,就忘记了投资本身为了什么,或者说我做的结果是为了什么。比方说我们在认定一个策略的时候其实并不是太在意它的策略回撤或者是短期的业绩表现,还是说我要聚焦在这个策略的偏离上,或者是聚焦在策略能力上去看待这个问题。

如果我们要进入职业投资的领域,因为这十几年我也遇到很多客户的问题、客户的心理问题,有一个指标是客户的痛苦指数。其实在做基金的时候,你把客户的痛苦指数控制在一个比较能够控制的范围之内,你的基金的成长规模的扩大,它还是比较顺利的。你的痛苦指数如果扩大得太大,不是说你的基金成长不了,其实你付出的代价还是挺大的,整个过程当中你需要付出的时间、代价挺多。

我看到很多老牌的大型的私募基金公司,我感觉它们现在越来越成熟了,越来越清楚客户体验是什么。去年我们跟博道的张天胜(音)一起路演的时候,他就在谈他的策略,他的策略当中,他现在管理的基金,他的仓位、他的配比、客户的体验、他怎么样控制他的回撤。我觉得大家现在都越来越成熟,越来越从整个的策略跟市场、跟净值几个角度去看待这个问题,而不是一味地说我就是这样做投资的,这就是我的风格啊或者怎么怎么样。

所以,通过这个想要说,其实你进入机构还是要看看你最终出来的这个体验。

第三,完善的公司架构。

它当前不是我们在创业过程当中或者说第一步的过程当中特别特别关注的问题。因为你第一步解决的还是我的策略,我的策略呈现出来的业绩。公司的架构是可以一步步建设的。但是有一点,优秀的团队。优秀的团队一开始讲的就是你自己,你自己的投资、你的策略、你的定位、你呈现的结果。你个人,比方说现在做私募基金或者是做个人投资,其实很多都是由做投资的人去创建的。所以,优秀的团队是从优秀的投资创始人开始,然后再往后看你整个团队的稳定性、信用或者说整个团队的机制、公司的架构等等,没有人会要求你一开始就把公司做成十几、二十个人。一些FOF基金在投资的时候,其实对于小一点的团队非常接受和认可的。所以,我们会把优秀的团队放在一起评估,因为投资还是投人的。包括像中华MOM基金,其实我们是不要求团队的,我要求你一上来也是你的策略,你投资的潜力。

一般的组织架构,我们都是一步一步建设起来的。

第四,非常重要,但是内容不会太多。为什么?因为如果我们在做私募基金的时候,其实我们就是做金融性的公司。金融性的公司,有一句话叫“剩者为王”,就是我可以剩下来。也许这两年我的风格不是那么吃香,但是没关系,我还在。接下来我的风格突然转变了,我下手很准,我的收益也好,我的公司也好,都会获得长足的发展。但是你如果没有在这个市场上留下来,你就永远没有这样的一个机会。这是为什么我非常痛苦清盘,基金产品的清盘是实亏,直接给你所有的投资人造成了不可挽回的实际亏损。你在这个过程当中,你留有余地的情况下,你可以不断地去挽回,你可以不断地把机会给抓住。这就是为什么我给我们的训练当中的操作训练规定,20%以上你就直接爆仓了,你就没有机会了。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可能没有像我们这种真实的感受,我在这个基金管理操作的过程当中净值给我带来非常巨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完全会直接导致投资的变形,以及和风控之间管理核心的冲突。我就想说,我们至少要给自己设定一个边界,不要把自己推到事情的死角。

所以,合规和风控是保证自己千万不要触碰一些底线,这些底线你触碰了,你在市场当中就留不下来了。像相关的法律规定、基金业协会的合规要求、证券业协会的机构的要求等等。

我在这里讲一个非常小的例子,我们有一些基金经理过去可能是老股民,刚开始管基金的时候还是免不了想做一些日内回转交易,但是直接就被我们给否了。在基金的管理当中,不允许做这个交易,不允许。后来他们也逐渐理解了,我如果在基金当中还继续这样做的话,实际上我对我的策略没有多大的帮助。我想通过这样的交易,好象累积一点收益,其实价值不大。很多时候我们做了交易统计,尤其是在训练的时候做交易统计的话,会发现这种交易最终呈现的效果是很一般的。

风险衡量,我们要考虑接下来如果我在进入这个职业的行业里,它有这么一个风险,一个是合规的风险。现在合规要求非常多,你必须配备专人,具有专业的知识加强。当然也有很多服务方会提供这些服务。第二,我们可能最重要的风险是投资收益风险,出现客户的赎回或者是对你净值回撤的不理解,给你添加很多压力。这个怎么办?往往也会导致一些经营上的风险,现金流枯竭了或者人员跳槽了等等等等,这是我们特别要关注的两个难题。

后面其它风险,目前来看不是太多,法律风险还有一些风险,不会太多。

对一个公司的综合评估,基本上首先是公司情况,然后是投资策略,然后是你未来的发展目标,还有一个是跟谁合作、共同合作,我们互相的资源能不能够碰上。对于不是20亿以上的或者是说刚刚开始的这种私募基金来讲,我认为这些问题当中最重要的投资策略。所以,我们从启动开始重视的就是投资策略。

我今天的讲解就到此,投资其实是一个终身学习的过程,我们的孵化器也希望和大家一起终身进步、成长,一起能够逐步逐步地把自己进入到从12万亿到120万亿这个大行业、大浪潮当中来取得成功、实现梦想。

谢谢大家!

版权作品,未经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